您当前的位置:里坳新闻>文化>残雪:给世界文坛带来一股旋风

残雪:给世界文坛带来一股旋风

时间:2019-11-08 08:56:11    

作者:陈伟

10月10日,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了获奖者名单,中国湖南作家残雪不在其中。随着消息的传播,最近由互联网引发的“残雪热”浪潮逐渐平息。

残雪

无论是以前的“兴奋”还是现在的“恢复平静”,残雪本人始终没有被这个奖项困扰。在西双版纳一个僻静的角落,她过着平静安宁的生活,每天跑步、创作、阅读……与外界的噪音保持距离。

尽管残雪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但她仍然受到国内外许多专家学者的青睐。中国研究残雪的著名学者、湖南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金卓说,残雪不可避免地会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候选人,因为她的作品的文学品质和价值迟早会在那里被发现。

毫无疑问,残雪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中国作家。

从裁缝到作家

残雪是一个真正的长沙女孩。

1953年5月,她出生在新《湖南日报》(现《湖南日报》)的大院里。她的父亲邓洪钧当时是总统兼总编辑。后来,残雪在长沙文化圈经常被称为“报纸的孩子”。她出生后,父亲给她取名邓泽梅,后来她改名为邓晓华。残雪是邓晓华从事文学后的笔名,至今仍在使用。

4岁前,残雪在报社的宿舍和幼儿园呆过一段时间。《湖南日报》翠绿的庭院整天散发着墨香,给她留下了人生的第一个记忆。她的著名散文《美丽的南方的夏天》留下了这一时期生活的印记。后来她和家人搬到河西岳麓山居住。八岁时,一家人回到了城市。她在一家医疗站当学徒,在一家机械厂当工人,当英语代课老师,后来和丈夫卢勇一起开了一家裁缝店。这个行业慢慢出名了。

残雪从小就喜欢读书,读童话和中西古典文学。在他父亲的书柜里,有大量的哲学经典、辩证唯物主义和《资本论》……当他15或16岁时,残雪跟着他父亲读和听他的解释。在浓厚的哲学学习氛围中,她学会了哲学思维方式。在她后期的文学创作中,她的作品也具有西方古典哲学的意义。她的哥哥邓晓芒受她的家庭影响,成了著名的哲学家。

事实上,残雪的剪裁和写作几乎是同时进行的。当时,生意非常兴隆,因为这对夫妇有很好的切割技巧、缝纫技术和时尚风格。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残雪开始写作。同时,她阅读了大量西方现代主义文学作品,如怀特和卡夫卡。这些西方作家的文学作品使她跳出了传统现实主义,成为现代主义先锋作家。

1983年,残雪开始写她的第一部小说《黄泥街》,这部小说在正式出版前就已经在长沙作家中流传开来。因此,残雪与文化圈的人有了更多的接触。她的裁缝店在文人圈中享有特殊的声誉,残雪与作家交了很多朋友。

在最初的几年里,裁缝是残雪的第一份职业,写作只是一个玩耍的机会。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

黄泥街出版

1985年,残雪的短篇小说《污水中的肥皂泡》发表在杂志《新创造》(New Creation)上,这是她的第一部作品。之后,有六部作品,即《山上的小屋》、《公牛》、《雾》、《布谷鸟啼哭的时刻》、《阿梅在晴天里的悲伤思绪》和《荒野中》,相继在国内许多著名的文学刊物上发表。残雪开始成为中国文坛的小名人。

从1985年到1986年,残雪在国家刊物上共发表了12部小说。从那时起,写作成了她的第一职业。她的童年梦想也开始腾飞。

《黄泥街》是残雪的处女作,但它的出版费了不少周折。为了出版它,湖南文坛的许多作家伸出了援手。作家谭谭曾向北京的一家文学杂志推荐黄泥街,并被退回。韩少功请熟人在上海找一本文学杂志,也被拒绝了……最后,《黄泥街》在著名作家丁玲的支持下出版了。当时,丁泠然是一家文学杂志,中国杂志。这本杂志非常大气前卫,就像当年丁玲的自传体小说《萨菲女士的日记》(Ms. Safi's Diary)一样,它有一种清洗陈腐、挑战权威、敢于第一的精神。《黄泥街》手稿由丁玲亲自审阅,并于1986年11月出版。它的诞生引起了当时文学界许多批评家的注意,批评家们热衷于谈论它。

也因为黄泥杰的作品,残雪与湖南作家何立伟、王平和徐晓鹤成了朋友。这些文学朋友经常聚在一起。1994年,在何立伟的推荐下,残雪成为湖南作家协会的专职作家,安心写作。

著名的“怪物”

20世纪80年代,残雪在中国文坛成名。然而,她的“奇怪”也很出名。

首先,作品“奇怪”。许多读者抱怨残雪的作品“难以理解”。就连残雪自己也说:“我的小说属于深奥难懂的范畴。”

细读残雪的作品可以发现,在她的作品中,传统文章中遵循的所有组织和制度,如思路、框架和结构,都被打破,读者无从下手。她的作品中的人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猜测”。人物不能互相猜测,读者不能猜测人物和作者,作者也不能猜测自己。她的作品最大的特点是语言,这是诗意的,浓缩的,像噩梦般的措辞。它有诗意的激情和浪漫,哲学的深刻和理性,简单和生动的农村俚语,笑话和滑稽的笑话。它们是残雪对传统语言的颠覆和创新。

其次,脾气是“奇怪的”。

在残雪30多年的文学生涯中,尽管她曾多次抱怨自己的作品“难以理解”,但她仍然坚持自己最初的写作态度和方向:用幻想想象和另类写作模式挖掘和探索潜意识空间,在精神与物质、灵魂与身体的困惑中探索韧性的本质。她称自己写的是一个“新实验”,也就是说,把自己写作作为一个实验。

残雪解释“奇怪”的一点时说:“湖南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有很多陌生的人。如果你粗鲁地说,湖南人很古怪。更确切地说,这是一项严肃的追求,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

日本作家扁野敬三(Keizo Hino)曾经说过残雪的作品中有一种“地方传承”。这种本地继承是一种习俗。如果我们想追溯这一习俗的起源,我们不禁要提到残雪的祖母。残雪也承认奶奶对她的童年影响最大。

这位来自湘西南的老人经常半夜起来用木棍驱鬼,用唾液治病,编造一些现实中不存在的幽默故事...每次奶奶赶走鬼魂或从事这些巫术活动,残雪都会袖手旁观,有时还会参与其中。残雪有一次写了一篇文章,回忆和奶奶一起开车的情景:“院子里传来低沉的“呼呼”声,是奶奶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在开车。月光照在她苍老而坚毅的脸上,那张脸非常迷人...月光下,她的全身毛茸茸的,薄薄的一缕白烟飘出她的头发。我想这烟是从她的肚子里冒出来的。”

残雪也坚信,她的一些祖先代代相传,她的一生就是要真实地呈现这些东西。

残雪“研究热点”

与此同时,许多目光敏锐的汉学家和翻译家注意到了残雪。他们把她的作品介绍到海外,以及中国的香港和台湾。

1987年至1997年,残雪的作品被翻译成日语、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等语言,并作为哈佛、康奈尔、哥伦比亚、东京中央大学和日本国立大学等大学的文学教材出版。日本、美国和法国的纯文学杂志多次出版残雪的作品。残雪在海外影响很大。

海外评论家和媒体都对这位中国作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美国《纽约时报》称:“残雪从一个看起来病入膏肓的世界创造了一种象征性的新鲜语言。”日本读卖新闻说:“残雪的作品不能成为新‘世界文学’的有力的先锋作品吗?”英国《泰晤士报》称:“残雪的小说是近年来中国最具创新性的——她的小说似乎不属于任何单一的类别。”

残雪作品

2015年,残雪同时获得三项国际文学奖提名:美国纽斯塔德文学奖、美国最佳翻译图书奖和伦敦独立外国小说奖。同年5月,残雪和翻译年鉴获得了美国最佳翻译图书奖。2019年,她的作品《新世纪的爱情故事》被选为国际布克奖的长名单。

值得一提的是,自1998年以来,残雪作品的简体中文版本数量急剧增加。1998年至2006年,残雪出版了36部作品,其中大部分由中国大陆出版社出版。其中,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了《残雪文集》(四卷),对残雪作品进行了阶段性总结。自2014年1月以来,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了19种残雪作品,分为几个系列。读者、评论家和出版界都把目光投向了这位勤奋的作家。她独特的写作风格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读者。

经过近40年的努力,残雪也取得了自己的文学特色和精神体系。她的体系在整个文学艺术的横向和纵向坐标系中具有明显的可识别性。

残雪是中国第一位从事实验性文学创作的女作家,她的作品给文坛带来了旋风。(陈伟)

字符文件

残雪,真名邓晓华,1953年出生于湖南长沙。作为先锋作家的代表,他于1985年首次出版小说,至今已在中国出版近90部作品。他的代表作有《赤脚医生》、《山上小屋》、《黄泥街》、《旧浮云》、《五香街》、《最后的情人》等。她是作品被翻译出版最多的中国作家之一,她的小说已成为哈佛、康奈尔、哥伦比亚等美国大学以及东京中央大学和中国大学的文学教科书。她的作品在美国、日本等国家多次入选世界最佳小说选集。她是唯一获得美国最佳翻译图书奖的中国作家。她被英国独立报提名为外国小说奖候选人,并入围美国新开始国际文学奖。2019年,她的作品《新世纪的爱情故事》入围国际布克奖。

著名评论家

现在出现了一种新趋势,叫做“世界音乐”。在学习了世界上最新的表达形式之后,它将展示出先进国家、世界和人类力量衰落的根本原因,而这种衰落是无法用感情来把握的。薛可辛的作品不是新“世界文学”的强势先锋作品吗?

——日本[《读卖新闻》

残雪的小说是近年来中国最具创新性的——她的小说似乎不属于任何单一的类别。

《泰晤士报》

女作家残雪是中国的卡夫卡,甚至比卡夫卡还要糟糕。

-[·瑞典]马悦然

中国作家残雪绝对是中国作家中的一个特例。她的作品达到了我所说的完全自由的状态。在她的作品中,只有人。

谢尔盖·特罗普切夫

中国文坛充满了对“现代主义”和“先锋文学”的呼唤和渴望。因此,残雪的小说被“宽容”所接受,甚至在引起短暂轰动后被接受。

-戴金华

残雪是一个真正进入文学境界的孤独者。她是一个天才,默默地走进经典,在熙熙攘攘的城市中遇见历代大师。她也是一个“稀有动物”,在浮华的时代生活和写作稳定,同时保持文学的尊严和活力。

-刘再富

残雪以其不寻常的女性气质和奇异敏锐的感觉,不仅告别了以往的中国女性写作,也勇敢地面对了当代男性作家。-陈晓明

我把残雪的小说当成诗来读。

-王蒙

她的文学风格绝不是照搬西方现代主义或先锋文学。她用自己在中国的生活来理解西方现代文学的本质,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学观念和文学道路。

-邓晓芒

上海十一选五 快中彩 500彩票 高频彩app下载

【打印】   |    【关闭】

©Copyright 2018-2019 bmkbonsai.com 里坳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