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里坳新闻>科技>老年大学手机班里挤满银发低头族 冀融入子女“朋友圈”

老年大学手机班里挤满银发低头族 冀融入子女“朋友圈”

时间:2019-10-30 18:20:27    

从容面对智慧时代,加入儿童“朋友圈”

手机课上挤满了满头银发、低着头的人。

在课堂上,学生们互相交流。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使生活越来越方便,但是许多老年人由于不能使用智能手机而被技术差距与方便的生活隔绝了。在他们和这个时代以及他们的孩子之间,有一堵无形的、无形的但真实的墙。为了打破这堵“墙”,一些老人主动参加了培训课程。记者日前参观了顺义老年大学石源西区分校的手机班,发现银发族渴望玩智能手机,成为“低头群体”的一员,从而在现实中“抬起头”,轻松面对自己的孩子和这个时代。

遭遇挫折

不能用智能机器,去医院不能挂电话

周二早上8: 30,顺义老年大学石源西区分校的教室挤满了人。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70岁的郭松龄已经坐在教室的第一排了。他从包里拿出笔记本、钢笔和水杯。一切就绪后,他和同桌柴凤阁聊天。

“两天前,我正沿着潮白河散步,这时我看见一个年轻人用他的手机拍照。我站了一会儿,建议他使用全景模式。然而,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很困惑。当他问我全景模式是什么时,我拿出手机一个接一个地教他……”用他的话来说,郭松龄表现出了一些喜悦和自豪。“事实上,我刚刚学会。”

“不!自从上了手机课,我和妻子就出去玩,检查火车票,订票,找旅馆...一切都可以由我们自己来做。我想制作一个小视频,发给我的朋友和家人。我想给他们很多表扬。”说到使用智能手机的成就,柴凤阁的脸上充满了喜悦。“有时候,我儿子仍然在想,‘妈妈,你是怎么做到的?“我自豪地说,‘这都是手机课学到的!’"

就在一年前,柴凤阁没有这种“骄傲”,而是“失望”。“我妈妈今年80岁了。有一段时间她没有睡好,所以我带她去宣武医院登记。可走后傻眼了,没有手动注册,只能用手机操作……”柴凤阁像一所学校没带课本的小学生,焦急地念叨着:“这能行吗?能做些什么呢?我没有智能手机……”

回家后,柴凤阁告诉儿子他的沮丧。儿子听后,立即买了一部智能手机,递给了母亲柴凤阁。“收到手机后,我真的开心了好几天。但后来我甚至傻眼了——虽然我拿着智能手机,但我什么也做不了!”

“你为什么不让你的孩子在家教书?”记者好奇地问道。“当然,他们的孩子也教书,但他们不耐烦了。他们总是直接拿着手机,很快就拔了几次。在我能理解它们之前,他们说,‘好吧,拿着它们,用吧。’柴凤阁一摊手,无奈地说道。班上的其他老人对此也有深刻的理解。63岁的武秀岭叹了口气,“是的,孩子们很忙,我们都明白。但是他们调整了手机,下次我们就不会有同样的问题了。我太老了,不能老是问。但是我们不能欺骗自己和他人。我们不知道如何使用智能手机。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我们很担心!”

研究

无论晴雨,坐两个小时的公共汽车来这里。

早在2016年,一位老人就问顺义老年大学石源西区分校校长姚清波:“除了诗歌和舞蹈课,我们的老年大学还能增设一门手机课,让老师教我们如何使用智能手机吗?”

姚清波被老人急迫的表情深深打动了。“每个人都有过去的一天,一个跟不上时代的日子。我也是一名老干部,我最能理解背后的无助。”他握住老人的手,同意了这个请求。姚清波腾出社区高级岗位的活动室作为教室,买桌椅,找老师,安排课程...

手机课程一开始,就成为大学里最受欢迎的老年课程。只有20个座位的教室“很难找到”。经常有几个“校园恶霸”为座位争吵。“去年,石源街翻修了其管辖范围内的旧车棚。居委会借此机会召开了一次居民代表大会,就车库的改造征求意见。每个人都希望把它变成一个有更多座位和更多学生的手机教室。”姚清波说道。

去年八月,住在大孙庄镇赵家峪村的赵宝珍得知手机课程的扩大后非常高兴。“我告诉女儿一定要在网上查一下注册时间,然后先向我汇报。由于当时的早期准备工作,许多人后来都没赶上,我们村里也有几个人。”

面对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68岁的赵宝珍非常珍惜。虽然她从家到学校要花两个小时,但她换了三次公共汽车。“但我一年多来没有缺课或迟到过一次,所以可以说风雨无阻。”赵宝珍告诉记者,“本来,我每周二都去北京中医医院,但是上手机课更重要。我和主治医生讨论过,周四去了医院。”

记者问,“手机课这么重要吗?”赵宝珍果断地说道,“当然!起初我什么都不知道,但现在我可以用我的手机在网上购物,预约登记……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我的邻居羡慕我。丹先生说话非常小心。我记下笔记中的每一步,有空时拿出来复习。”

教学

由于害怕迟到,老师在上课的前一天晚上睡在单元里。

赵宝珍的“单身老师”是1994年出生的志愿者,名叫单辛鸣。他站在教室前面的讲台上,手里拿着麦克风,用ppt一字一句地展示每一步。“第一步,先打开手机设置;第二步是单击“常规”。第三步,点击“键盘”…”

山辛鸣慢慢地说,平台下的老人戴着老花镜,一边一步一步地练习,一边认真记笔记。

休息时,几个老人反复向记者称赞丹老师。“我们老年人有一个共同的缺点:学习慢,遗忘快。老师必须有耐心。丹先生不仅说话有条不紊,而且很有耐心,懒得问。”学生赵守禄说。

受到学生们的表扬,山辛鸣害羞地笑了。山辛鸣是一个“技术住宅”,大学毕业后加入了一个公益组织寻求技术援助。“基本上是利用业余时间在社区里教老年人计算机知识,如何防止网上欺诈等等。”山辛鸣告诉记者,“在讲座开始时,我发现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不知道最基本的知识。这和鸡和鸭几乎是同一个故事。后来,我了解到他们甚至不会使用智能手机,更不用说电脑了。”

有一次,辛鸣和他的父母在家里的微信上玩红包游戏。几个人坐在沙发上,来回摔倒,玩得很开心。然而,他70岁的祖父坐在沙发的角落里,茫然地盯着三口之家,因为他不能用微信偷红包。

无意中,山辛鸣看到了爷爷的孤独。“那一刻,我深深意识到智能手机的屏幕简单而粗略地将老人与孩子和时代分开了。”为了让爷爷也平静地面对时代,融入家庭,山辛鸣开始一点一点地教爷爷使用智能手机。

2018年,偶然的机会,山辛鸣成为了手机课的老师。“虽然我每周只有两个小时的课,但我需要提前几天准备ppt并安排上课的节奏,不要太快或太慢,始终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具体需求和理解上的差异。”为了准备上课的材料,山辛鸣下班后经常熬夜加班。“有一次,我熬夜到很晚,早上出去晚了一点。结果,我迟到了十分钟。当我走进教室时,看到这里所有的学生,我感到非常内疚。”

山辛鸣住在顺义穆林镇。开车去学校通常需要一个半小时。因为他迟到了,所以每节课的第一天晚上他都睡在办公室里。“下班乘公共汽车到学校只需要半个小时,这样你就可以提前到教室回答老人的问题。”山辛鸣说得很清楚。

学生们都看到了山辛鸣的心和责任。这个中秋节,赵秀珍和几个同学给他带了一大包零食和月饼:“在课堂上,你是我们的单身老师;课后,我们都把你当成我们的小孙子。”

收到这个沉重的礼物后,山辛鸣非常感动。他坚定地说,“虽然我们不能放慢科技的步伐,甚至一个小小的手机班也不能容纳世界上所有的老人,但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更快地赶上……”记者张筱膺也被拍到。

专家提醒

老人玩手机最好一次不超过十分钟。

与年轻人相比,老年人的各种器官功能正在衰退,长时间看手机更容易引发或加重原有疾病。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眼科副教授王锴提醒老年人必须控制每天玩手机的时间,最好每次不超过10分钟,总共不超过2小时。他建议老年人在使用手机时不要离眼睛太近,还要注意光线,保持室内光线明亮。

通讯员张筱膺

【打印】   |    【关闭】

©Copyright 2018-2019 bmkbonsai.com 里坳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